套路啊!萧山男老板信了上海大妈一句话,最后竟被对方……

来源:未知 发布于 2017-08-06  浏览 次  

来源:萧山公安(xsga110)综合自萧山日报、萧山法院

转载已获授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萧山的任老板有一笔300万元的工程款一直收不回来,有个上海女子钟某说有门路能帮任老板搞定这件事。

结果,300万元没拿回来,任老板还贴给钟某357万元“办事费”。窟窿越捅越大,都因为钟某撒了个弥天大谎——她说在联合国有熟人。

近日,萧山法院开庭审理了这起诈骗案。钟某独自出庭,既没有聘请律师,也没有申请法援。她对指控没有异议,表示认罪。然而,当公诉人要求她陈述案发经过时,她又开始满嘴跑火车了……

来自联合国的“三哥”可以帮忙讨债

“我前夫不是美国人嘛,我通过他认识了‘陈达’,也就是‘三哥’,‘三哥’在联合国工作。”现年50岁的钟某说,是任老板主动请她帮忙讨债的。

然而,任老板报警时说,他和朋友说起大笔工程款收不回时,正好被钟某听到。

之后,钟某便找到他,表示可以帮忙讨债,而且可以让对方付1000万元。“她说‘三哥’是在潘基文手下干活的。”任老板说,他后来就分批给钟某打钱。

有一次,钟某说“三哥”要来杭州,让任老板把机票和酒店的钱扛下来。“他不是在联合国工作吗?他来中国出差,费用应该政府出才对啊?”任老板不解地问。

钟某说,“三哥”是私人出行,专门为了任老板的事情来中国,所以钱得任老板出,起码要二三十万元。话说到这份上,任某只好乖乖埋单。

后来,钟某又说“三哥”要和省公安厅的人“疏通关系”,让任老板出一笔“办事费”。任老板提出想见“三哥”一面,没想到遭到钟某呵斥:“‘三哥’是国际重要人物,哪能说见就见?”

任老板不相信,要求起码和“三哥”通个电话,钟某又是一顿呵斥:“‘三哥’的号码怎么能给你?这是原则问题。”

357万元“办事费”没了下文

钟某称前夫是美籍华人,几年前离婚后,前夫答应给他1280万美元赡养费。平时,钟某出手阔绰,常年在萧山的宾馆开房住。

任老板一次次地相信钟某,当打了357万元“办事费”却没下文后,他气得让钟某写下承诺书,要求对方还钱。

庭审中,公诉人举证了这些承诺书。没想到,钟某气呼呼地反驳,说其中有多笔金额是重复计算。“我是信任他,把他当朋友,他拿写好的承诺书叫我签字,没想到是坑我!”钟某当庭大骂,“做人怎么可以这样子!”

同样的话,钟某在法庭上又拿来骂了一名证人。这名证人作证称,钟某经常吹嘘自己认识中央领导人。

“这个人向我借钱,一分钱都没还,也没打过借条。作为朋友,我不想多说什么,做人怎么可以这样子!”钟某义正词严地说。

除了离过婚,没一句真话

钟某辩称,任老板给的钱大部分都给了“三哥”。那么,“三哥”到底是谁?

警方调查证实,钟某手机上“三哥”的号码归属地在国内,并非境外号码。

而针对钟某声称的曾与“三哥”进行过多次国际长途通话,警方调查发现,她的手机号码没有国际长途通话记录。警方认为,“三哥”其人应不存在。

另一方面,警方调查发现,钟某在上海因欠下140多万元的民间借贷,早已被当地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换句话说,她就是来自上海的“老赖”。而钟某拿了任老板的357万元“办事费”,除了挥霍,基本都用于归还此前的私人债务。

至于美国前夫,经调查,确有其人。但钟某的离婚判决书显示,前夫名下并无财产,也并未给钟某任何赡养费。

多重证据摆在面前,钟某仍然十分淡定。该案将择日宣判。

长点心吧!

姓任, 也不能这么任性吧

热门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