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时空的精神探寻

来源:未知 发布于 2017-11-25  浏览 次  

原标题:穿越时空的精神探寻

写下《鸟瞰地球》《东方哈达》《大国长剑》《冰冷血热》《水患中国》《江南草药王》《麦克马洪线》等著作后,最近,徐剑的另一本散文集《祁连如梦》(重庆出版集团)又摆在了读者面前。从书中方知,这些年,徐剑不仅几度奔赴河西走廊,对李广、李陵兵陷大漠,卫青、霍去病马踏酒泉,匈奴兵败胭脂山发出感慨,还深入西藏、新疆腹地,留下了无尽感受。在这部散文集中,祁连山恍若视野中的主峰,频频跃然于纸上,似一阕悲歌动地哀,抒发着徐剑为世人留下千古绝唱的壮志豪情。

《凝固的史记》是作者与著名作家朱秀海、周大新、邱华桦、柳建伟、徐可、梁鸿一起赴南阳采风后写下的散文佳作。构思新奇,文风儒雅流畅,兼有晚明小品的知性,把离我们甚远的南阳汉画栩栩如生地置于现代人面前。而追忆鲁迅先生痴迷于南阳汉画,为版画谋寻出路;吴冠中南阳之行,神游于汉画天人合一、人生交融、中西合璧的艺术天国,是试图从南阳汉画大拙之美的哲学意境、中国意境,以及奇崛粗犷、野性灵动的上古气象中,寻找到重返中华民族精神源头的力量。

作为军人,徐剑的英雄情结始终盈怀。他敬重护送细君公主,翻越冰达坂,出使西域的张骞;他敬佩自长安出发,穿着草鞋,走过夏塔古道,穿过塔克拉玛干沙漠的东晋苦行僧法显;他怀念、尊敬欣赏他,培养他,教诲他的老领导李旭阁将军不惧核辐射,飞越罗布泊观看第一颗原子弹试爆的英雄壮举。

最喜欢《爷爷的抗战》中云南大板桥的抗战英雄——爷爷徐金牛。在作品中,徐剑用寥寥数篇文字,便将云南都督唐继尧麾下的一位滇兵——徐金牛骁勇善战,爱恨情仇的一生描绘得酣畅淋漓,读后令人感动,泪洒衣襟。

滇军出滇,四万滇军子弟出云南,父老乡亲皆来壮行……

滇军出云南,至禹王山,打退了日军的一次次冲击。

何为英雄本色?何为君子之度?这就是英雄本色,这就是君子之度。英雄乃爱之深,恨之切,气吞山河。君子乃胸怀宽广,情若游丝引。徐剑笔下行行字字都充溢着英雄强悍魂魄,君子如泰山般重的情义。

读徐剑美文,除却英雄、壮美,还有一缕缕藏在心底的浓浓乡愁流于笔端。

血浓于水。唯有回到故乡,才能沸腾。没了乡愁,便没了在祖屋阁楼上听雨的屋檐;没了乡场上望月的谷堆、麦秸,自然就没了草丛树林里捉萤火虫的暮色苍茫,更没了诗意和浪漫。

乡愁是什么?徐剑以归乡的坐标《父亲的烟标》,母亲的嘱咐《记忆中的年事》《一块老墙土的寓意》《乡村的眼睛》道出了真情。乡愁是飞扬的童年,乡愁是人生如梦,乡愁是对天地、对传统文化的敬畏,是对民族、对故国、对家园的热爱。乡愁是少年漂泊、游子归乡的心,是千古如斯、不绝如缕的不断情。乡愁是命,是先辈之教,温暖光辉,是中华民族得以繁衍生息的生命。

中国文化的主流走的是人与自然亲和的方向,通过文学创作寻找人生的根源、艺术的根源,是文学艺术的自觉。有关道德与修养,有关对自然的敬畏。徐剑追求的魏晋之风,是庄子追求人生解放的延续,作品直接由其人格中流出,并借以陶冶其人性,为人生而艺术。故,是不是可以说,为人生而艺术,才是中国艺术的精神。

军人的气节容纳百川。作家的风范是超越现实,见真情,见力度,见中国气概。对于徐剑这样一位艺术心灵清泉般明澈、涌动的作家来说,一位战士、一棵草木、一垒土墙、一片苍茫大地,都是令他感慨不尽,歌咏不尽,蓬勃而出的万千景象、华美篇章,也是他进入形象世界,进入情感世界,对文学艺术本质,对生命、生命价值的欣赏。

热门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