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销承诺投49800回报450万 当地工商局:这里不管

来源:未知 发布于 2016-12-19  浏览 次  

11月29日上午,在东方夏威夷南岸小区一期A1栋某房内,一名自称来自云南昆明的C2家长为现场30多名新成员讲解传销纯资本运作模式,并宣称投入49800元可以轻松赚取5.1万元保本出局,现场听众多为西南地区中年男女。新京报记者大路摄

原标题:燕郊传销扎堆 当地工商称“管不了”

“‘投49800回报450万’家庭式传销侵入燕郊”追踪

近日,记者经过卧底调查,发现东方夏威夷南岸小区二期存在一个名为“同德系统”的传销组织,传销人员打着“民间自愿互助慈善众筹”的旗号,以“北京博爱联盟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作为外衣,猖獗从事传销工作。据调查,北京博爱联盟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早已被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朝阳分局纳入“经营异常名录”。

号称投资49800元,最多赚450万的传销组织在燕郊已经扎根一段时间(新京报12月12日报道)。昨日,三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燕郊分局(以下简称燕郊工商分局)对此表示,打击燕郊的传销需要通过三河市工商局打传办统一安排,燕郊工商局不受理举报工作。

燕郊工商分局工作人员

到上级举报,这里不管

以“民间自愿互助慈善众筹”为幌子的“同德系统”传销组织正在东方夏威夷南岸小区二期进行传销工作,传销组织臆造国家政策,利用组织C3大家长的银行进账短信为新成员进行洗脑。为传销新成员编造了一个“白日梦”。

12月12日下午,记者来到燕郊镇迎宾路的燕郊工商分局。在与该名工作人员的沟通中,记者提出想要了解关于“东方夏威夷南岸小区存在传销”的相关事件。工作人员让记者前往上级部门了解,并称燕郊本地没有主管打击传销工作的办公室。

“举报的话,咱们这边也不管吗?”“对,到市局去。”上述工作人员称。

随后,记者找到该局副局长吴长鹏。吴长鹏表示,打击燕郊的传销需要通过市局打传办统一安排,燕郊工商局不受理举报工作。面对这样的情况,吴长鹏坦言如果有市民举报传销,他们也没办法只有将情况反映到市局,这样的工作流程让他感觉麻烦。

对于东方夏威夷南岸小区二期存在众多传销人员的情况,吴长鹏表示并不清楚。只是建议记者到三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打击传销办公室了解情况。

三河市工商打传办工作人员

只能登记,然后驱散

昨日下午4点30分,在三河市工商局打击传销办公室,工作人员黄文杰介绍说,整个三河市的打击传销工作全部由打传办统一安排,如果市民有举报传销,只能通过打传办进行举报。“找那边(燕郊)工商不管事,因为这边是专门打击传销的”。

对于出现在网络上的燕郊成为传销重灾区的说法,黄文杰称“不知道怎么解释”。

此外,对于市民举报的传销线索,黄文杰表示,“每天都会接到好几起举报,打传办只能是登记,然后驱散,抓人那是公安部门的事情”。

就在记者准备离开之际,打传办举报电话响了起来,接电话的工作人员在简单的沟通过后便挂断了举报人电话,转身向黄文杰说:“他说‘我举报了传销,你们怎么不来?’我说得按照先后顺序来。对方说‘好多传销组织都一拨一拨的,你们不知道?’”。

对此黄文杰提高嗓门,对工作人员说:“不知道!”

西城派出所值班民警

工商牵头,坚决打击

离开三河市工商局,记者找到三河市公安局燕郊分局,称想要举报传销。工作人员称,关于打击传销的工作应由当地工商局牵头,派出所协调警力予以执法。东方夏威夷南岸小区二期属于西城派出所管辖,按照属地管理原则,此事应由西城派出所进行执法。

随后,记者来到燕顺路旁的三河市公安局西城派出所。一位值班民警告诉记者,他们曾对辖区内的传销组织进行过大规模的排查,也抓获不少传销头目,遣散了很多传销人员。对于东方夏威夷南岸小区二期存在的“同德系统”传销组织,该值班民警表示并不清楚,得到举报后可以进行打击,但仍需工商部门牵头。

在现场,记者写下了东方夏威夷南岸小区二期内已知的10栋1单元501室、16栋一单元2002室、17栋三单元801室、东贸大厦写字楼2018室、1819室传销窝点,但警察并未告知何时可以安排警力查处。

下午5点16分,记者拨通了三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打击传销办公室的举报电话15076676006、0316315315,均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追访

接到传销举报应立即调查核实

记者注意到,2005年11月1日施行的《禁止传销条例》第六条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有权向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公安机关举报传销行为。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公安机关接到举报后,应当立即调查核实,依法查处,并为举报人保密;经调查属实的,依照国家有关规定对举报人给予奖励。

第十三条规定,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查处传销行为,对涉嫌犯罪的,应当依法移送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公安机关立案侦查传销案件,对经侦查不构成犯罪的,应当依法移交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查处。

中国政法大学刑法教授阮齐林认为,打传办职能就如其名字一样,应该是专门打击传销的一个部门,对于执法权来说,主要还是看它是什么部门成立,如果是公安成立,那就有一定的执法权。

“打传办为工商成立,主要还是从市场经济出发,进行协调工作。但是对于打击传销来说,还是需要政府、公安部门和打传办等部门互相配合对非法传销进行打击。”阮齐林表示,作为一个专项部门,打传办应该投入到打击反传销活动的工作当中来,积极配合各部门之间开展执法行动。

延展

反传销组织博弈燕郊传销

记者在燕郊西城派出所举报传销同时,一名中年男子到来,他报警称自己的叔叔不久前被骗入燕郊上上城小区的传销组织。“他已经被深度洗脑,劝不了,要是能劝,我就不来报警了。”

根据知名反传销人士李旭介绍,燕郊镇在传销组织的眼里已经成为“风水宝地”,虽然相关部门予以打击,但作用不大。仍然有传销组织在东方夏威夷南岸小区和上上城小区扎堆,明目张胆做传销事业。

“我们也去燕郊救过人,但是当地的职能部门不管,所以我们也很头痛”,谈到燕郊传销,李旭称,在反传销工作的十年内,他根据求助者提供的线索,多次前往燕郊进行反传销解救工作。虽然能成功,但是,效率往往不高,还会面临不少困境。

“对于燕郊这种家庭式传销,从人力物力上,我们会消耗很大的成本”。李旭说,反传销工作只是为传销受害者进行讲解,为他们解读传销的危害和违法性。但是想要真正的解救一个受害者,还需要其家属的后续心理疏导,“我们只是走了第一步,后面的心理疏导是最重要的”。

据李旭介绍,燕郊传销在近年来持续不断,分散的窝点给执法部门带来巨大的调查、取证难度。

李旭认为,有关部门现有的打传,往往以驱散、遣返为主,但传销者已被洗脑,如果没有反洗脑等进一步的举措,这些被驱散的传销人员还会继续传销。

“民间反传销组织的参与者多是曾经深陷传销的受害者,反而对传销比较了解,知道如何进行反洗脑,这种情况下,应该由政府和民间形成合力”。李旭表示,遏制传销,需要国家相关部门实实在在予以打击,而不是踢皮球。

热门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