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做“三个维护”的忠诚践行者 下一篇:没有了

地球之虹

来源:未知 发布于 2018-02-03  浏览 次  

原标题:地球之虹


  ◎肖云儒

  整整 30 年过去了,6 卷本“中国西部文艺研究丛书”又以“丝路中国段文化样态研究丛书”的样貌出现在了案头,不由得心生感慨。

  那是 1986 年的夏天,一群刚过不惑之年的文友在一起闲聊,说到搞文艺评论不能总跟在作家的创作后面跑,要有前瞻性的远观,更要有理论性的俯瞰,才能对创作有更深的洞察和启示。而论家的理论视角既要有系统性,又要有个人性、独特性,每个论者最好有一个或几个属于自己的理论坐标和论说领域。

  这次聊天在我心里久久地回旋。我突然发现在自己的生命深处早就有一种寻找领域、归认领域的渴望。我生于南国,从小因战乱而营养不良,但我渴望阳刚之气、铮铮铁骨。所幸走出少年时代之后,来到了北方,又安身立命于西部。我与西部一见钟情,这块土地有钙质与血性,它以“生冷蹭倔”校正我的柔弱。而我的职业又恰好是凝聚西部之美的文艺报道与评论,几十年中广泛接触了三秦大地的刚美文艺和刚美性格。踏破铁鞋无觅处,原来领域就在这里,就在我的西部,就在西部文艺、西部精神、西部美和西部生存状态之中!于是,从 44 岁开始,我的研究和我的生命开始真正进入了中国西部。

  到了 1985 年,去秦岭山中参加陕西文联的创作研究班,我拉上整整一箱子书籍、资料,在山溪和水月之间,开笔写《中国西部文学论稿》,一月之内得其小半,下山后又挤工余时间在1987年完成了另一半,交青海人民出版社。责编李燃先生读后来信曰:文稿较成熟,书名可去掉最后的“稿”字,就叫“中国西部文学论”为好。恭敬不如从命,书便这样在 1988 年面世了。

  可能因为这是第一部将中国西部作为一种独立的文化现象、美学现象和文学现象来论述的书吧,第二年便获得了中国图书奖。也可能因为这是第一部这方面的专著,青海人民出版社提议我拓展这个论题,主编一套“中国西部文艺研究丛书”。这样我便请来长安城里几位大儒,他们是西安音乐学院原副院长、音乐文化学者罗艺峰教授,西安美术学院王宁宇教授,学者型作家权海帆先生,陕西师范大学传媒学院院长李震教授,著名学者、国学家董子竹先生和资深歌舞编导马桂花女士,诸位先生在一两年的时间内陆续撰著了《中国西部音乐论》《中国西部民间美术论》《中国西部幽默论》《中国当代西部诗潮论》《中国西部歌舞论》等五部专著,加上原来的《中国西部文学论》共六册,组成一套“中国西部文艺研究丛书”。其中《中国西部幽默论》一书因出稿稍迟,装帧版式稍有变化。

  这几部专著,作者均系国内相关领域的资深专家,学问底子厚,资料切实,研究深入,质量已不是我最早写的那本所能比,在学界均引发了较大反响。虽因理论著作难以引起轰动效应,却也被人称赞为“也许不是最好的,确乎是最早的”。

  在全民实施“一带一路”的这三四年,我恰好遇到一个机遇,参与了由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主办的“丝绸之路影视桥”工程,由丝路卫视联盟和陕西卫视承办,在 2014、2016、2017 年三次坐汽车在丝路沿线跑了 45000 公里、32 个国家,为时 7 个多月,途中著文 130 余篇 30 余万字,分三次出版。以七十六七岁高龄,而能坐汽车三次跑丝路,自然引发了媒体的关注。一时间,不但丝路文化,连我这个很早就研究丝路文化的人也被媒体发掘出来,放到了聚光灯下。丝路经济带现在已经由最初筚路蓝缕地激情开道,发展、提升为各国牵手深耕、科学共建这样一种新的态势。

  也就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西安曲江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和西安出版社的编辑同仁找到我,热心地要再版这套二三十年前的“中国西部文艺研究丛书”。他们的热心感动了我,更是这件事情的意义策动了我,经与各位作者商定,在保持原作原貌的前提下,再版这套丛书,以给历史留下一份记录。现在看来,这套丛书在当时尽可能搜罗了西部文艺相关几个门类的主要资料,做了科学梳理,做了综述和分述,同时从创作现象出发,提出了不少有见地的分析。除了各本书对文艺门类的专业性论述,还从不同角度涉及西部文化的结构、内涵、意义等方面的一些总体性观点,尤其是西部与现代深层的感应方面的一些观点,至今仍具有新意和启示。西部热与现代潮在哪些方面存在着深层感应呢?概括起来,大体是:

  西部文化内在构成的多维向心交汇与世界新大陆文化多维离心交汇的感应。

  西部历史文化的动态多维组合与当代世界文化综合发展趋势的感应。

  西部人多民族杂居状态与现代人跨社区生活状态的感应。

  西部人因杂居带来的心态杂音与现代人文化心理的杂色的感应。

  西部人在村落和部落自然经济基础上的流动生存状态以及反映这一生存状态的动态生存观,与现代人在现代宏观商品经济基础上的流动生存状态以及反映这一生存状态的动态生存观的感应。

  西部随处可见的前文化自然景观、人文景观、心灵景观,与现代某种超越文化、排拒文化的社会情绪、社会心理、社会思潮的感应;西部人原始生存与艰难发展的悲怆感、忧患感和现代人超高速发展的焦虑感、忧患感的感应。

  西部人由于空间疏离造成的孤独、人在自然包围中的孤独,与现代人由于心灵疏离造成的孤独、人在“物化人”包围中的孤独的感应。

  西部人文山川的阳刚之气和它的人格化与现代竞争社会所要求的强者精神和它的人格化的感应。

  ……

  换一个角度来理解上述西部与现代的这些感应,你会发现它们恰好构成了西部在现代发展中极为丰厚的文化心理资源。因而这次重版,时间虽然过去了二三十年,对当下的现实却依然有着新鲜的意义。

  我是一个被西部重新铸造了灵魂的东部人。我在西部第二次诞生。我爱西部如爱我的母亲。我总感到,西部不应该永远是太阳落下去的地方、光明消失的地方,总有一天它会光明永驻,也总有一天这里会升起新的太阳,那便是精神的重振和经济的腾飞。我愿意为此而劳作。我吁请更多的人为此而劳作。

  摘自“丝路中国段文化样态研究丛书”,西安出版社、西安曲江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版

上一篇:做“三个维护”的忠诚践行者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更新